西晋奢靡之风为何如此兴盛

编辑:sunpp发布时间:2020-12-03

在住房方面,士族不仅有华丽如宫殿般的住所,还有堪比御花园的园林,石崇的金谷园在当时其奢华为天下人咂舌,据《金谷园诗序》记载:“有别庐在河南县界金谷涧中,或高或下,有清泉茂林,众果竹柏、药草之属,莫不毕备;又有水碓、鱼池、土窟,其为娱目欢心之物备矣!”石崇不仅府邸豪华无比,连厕所都修建得十分奢华,不仅有各种香薰,绛帐、床榻、几凳、被褥都一应俱全,很多容貌艳丽的婢女在旁伺候。

石崇和王恺斗富的故事很多人都略有耳闻,其实他们不仅比较收藏的古董古玩以及昂贵的珊瑚树,还比较房屋以及坐骑,甚至在饮食调料上都颇费心思,进行比较。

石崇和王恺曾经在坐骑上斗富,堪称一绝,他们为了比赛谁的马车更快而智计百出,“尝与恺出游,争入洛城,崇牛迅若飞禽,恺绝不能及。”王恺为了在斗富中胜出,买通了石崇的管家和仆人,石崇知道后把他们全部杀了,可见西晋的斗富以及病态到何等程度。

《晋书.石崇传》中记载:“财产丰积,室宇宏丽。后房百数,皆曳纨绣,珥金翠。丝竹尽当时之选,庖膳穷水陆之珍。与贵戚王恺、羊琇之徒以奢靡相尚。

斗富作为当时社会的毒瘤,已经挑战了皇帝的特权,石崇堪比帝王,说明士族之间的权力也是不平等的,斗富这一行为加剧了统治阶级和门阀士族的矛盾,也加重了士族和寒门之间的矛盾,社会矛盾无比尖锐,加剧了西晋灭亡的步伐。

二、奢靡制度的成因以及有闲阶层的诞生

财富掌握在特权阶层手里

西晋实行品官占田荫客制,对门阀士族阶层的利益是极大的保障,不仅他们占据的良田不用缴纳赋税,他们还可以根据官位高低荫亲属九族至三族,门阀士族还可以荫食客3人,佃户1户至15户不等,佃户不必向国家纳税,只需要向主人纳租服役即可,可见他们的权力之大。但他们依然不满足,超出规定多占良田,多占荫客已经成为他们的惯性。西晋大臣说:“今天下千城,人多游食,废业占空,无田客之实。较之九州,数过万计。”

在西晋病态的社会下,购买奢侈品已经成为一种能力的证明,如果你家产万贯,但是不会花钱,没人知道你的财富几何,你也就会被边缘化。

除了财富本身,你还必须要为你的财富提供证据,才能保持贵族上流社会对你的认可度,只要保证你持续不断的消费水准,才能证明你贵族身份的真实性,也才能有更多赚钱的机会。

“要获得尊荣并保持尊荣,仅仅保有财富或者权力还是不够的,除了财富和权力还必须能提出证明,因为尊荣只能通过证明得来。”当私人财产的积累与挥霍,已经成为衡量个人成就的重要证据,财富占有的多少不仅仅与荣誉相关,还会成为影响人们自尊心的重要因素。

有闲阶级的出现

凡勃伦《有闲阶级论》指出,在社会动荡和变迁中,适应阶层变动的需要,产生了“有闲阶级,有闲阶级是不从事劳动的,“摒弃劳动是拥有财富的习惯证明,也是社会地位的习惯标志。”有闲阶级拥有大量的财富,“一切奢侈品和生活上的享受用品,都是属于有闲阶级的。”有闲阶级拥有大量的空闲时间,“非生产性的消耗时间。”有闲阶级只跟本阶层的人通婚,因而血统具有高贵的价值。

综上所述,西晋门阀士族是一个特殊的阶层,中国古代官宦人家有两个大柱子,左边称“阀”,右边叫“阅”,所以后人就把世世代代为官的家族称为门阀士族。东汉时期,豪强地主对土地的兼并十分严重,也走到了政治权力的舞台中心,刘秀就是东汉豪强地主扶持的势力,他们兼并土地,大建庄园,购买奴仆,有私人武装,渐渐的形成了不可忽视的社会力量。

魏晋时期,统治者不得不在经济、政治上给予门阀士族以很大的特权和优待,而西晋时期,九品中正制的确立,让门阀士族在拥有大量的社会财富同时,还拥有了不可撼动的社会地位。

西晋的奢靡之风腐蚀了整个士族,让国家走向内部的腐坏,而奢靡成为上层社会认可的行为,促成了西晋的溃败,这个教训也是振聋发聩的,令人掩卷深思。“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最终造成八王之乱,流民四起,礼崩乐坏,国家四分五裂,社稷倾覆,也皆是由于西晋门阀士族过于奢侈所造成的。

本文标签 西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