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事件 社会百态

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干什么的

编辑:zhujy发布时间:2021-01-20

3月末,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美多地暴发的同时,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悄然全面恢复了运行。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暴发前的去年8月,这所在历史上劣迹斑斑的实验室突然被要求关闭。

作为美军曾经的生物战研究基地,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在上世纪中期不仅接手了侵华日军731部队沾满数千人鲜血的生物战资料,还曾研究并储存了五花八门的致命生物武器,甚至被曝试验进行精神控制的“洗脑术”。

1969年后,尽管德特里克堡的主业从“生物武器研究”转向了“生物防御项目”,成为美国军方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但却陆续被曝出不少安全漏洞。这个拥有67种高危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鼠疫等)的高级别实验室,出现了炭疽病菌遭人为泄漏致死的严重事件,以及防护服破损、废水违规处理等低级漏洞。

德特里克堡“邪恶的生物实验室”形象也早已深入美国人心。在1995年的美国灾难片《恐怖地带》、2009年的电子游戏《虐杀原形》里,都提到或影射了德特里克堡从事生物战研究的经历。更为人所知的是美国国家地理频道于2019年制作的同名剧《血疫》,借助这部剧,德特里克堡在1989年疑似雷斯顿型埃博拉病毒泄漏事件中起到的作用被推到台前,剧中的主人公南希就供职于德特里克堡。

时至今日,围绕这座臭名昭著的“暗黑实验室”,争议仍然不断。

1942年初,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失利的美国为扭转颓势,发动了“杜立特空袭(Doolittle Raid)”计划,首次轰炸日本本土,以此一洗珍珠港之耻。

据《日本时报》报道,在本土遭到轰炸后,日军希望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反击美军,其中一项计划便是将牛瘟病毒装在高空气球里,让气球随着高空气流漂洋过海,直击美国本土。不过,由于担心会遭到美国的毁灭性报复,日军最终“怂了”。

尽管日军暂时打消了对美国本土发起生物战的疯狂念头,但是日军对生物武器的研究并未停止。《华盛顿邮报》刊文指出,关东军防疫给水部本部,即恶名远扬的日军731部队在中国东北开展了包括人体试验在内的各类生物战与细菌战研究,并在中国战场投掷生物炸弹,炸弹中装有感染霍乱弧菌的苍蝇,造成数以万计的民众染病身亡。

震惊于日本进行的细菌战,美国选择与敌国沆瀣一气。

经过考察后,美军相中了马里兰州被废弃的德特里克机场作为“美版731”驻地。这里坐拥地利之便:既地处偏僻“与世隔绝”,又离华盛顿特区和美国化学战研究所——艾奇伍德兵工厂(Edgewood Arsenal)不远。当然,经过近80年的发展,如今的德特里克早已不再是当年那般荒芜。

1943年,德特里克机场正式停止运营。同年,联邦政府购买了机场周边更多土地,并将其更名为“德特里克营地(Camp Detrick)”。一番大兴土木之后,美国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USBWL)拔地而起。

德特里克,成为了二战期间美国生物战的研究中心。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称,二战期间,德特里克共有4个生物制剂生产厂。1944年,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在完成模拟测试后,准备为美军生产100万枚炭疽炸弹,它被认为是其最重要的生物武器,致死率较高。不过在次年,二战结束,美军取消了这笔订单。

虽然二战结束使得美军不再迫切需要生物武器这种“大杀器”(当然,也因为美国拥有了更大的杀器——核武),但是美军在这一领域的野心并没有湮灭。

这个人,正是手握大量资料、试图逃避战后的审判的日军731部队头目——石井四郎。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刊文指出,为免于一死,石井四郎和美军达成了一项“交易”:交出他通过活体试验取得的所有研究数据,换取自己和手下的科学家免受战争罪起诉。

在美国生物武器计划的负责人看来,731部队有关生物战的研究数据“绝对是无价的”。

在获得石井四郎的研究资料后,德特里克陆军生物战争实验室发展迅速。NPR的报道指出,上世纪50年代,生物武器计划是五角大楼最机密的项目之一,该项目的重点在于研发可对付敌军以及动植物的生物制剂。

本文标签 德特里克堡